您的位置: 首頁 >六安新聞>深度報道>詳細內容

              未名文化“薪”與“火”

              編輯:宋明俊 來源: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:2022-06-09 10:15:05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未名四杰

                葉集區博物館未名四杰場館陳列

                韋素園墓碑

                未名四杰部分著作

                沿著時間的軌跡一路走來,未名,一直與葉集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。

                從同一個集鎮同期走出一批青年作家、翻譯家、教育家,又同時聚集在魯迅麾下,這是一種罕見的地域文化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一種文化,都蘊含著特有的精神力量,未名文化,也同樣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百年前,作為“未名社”骨干、最早一批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團員的韋素園,拖著病體依然堅持文學創作。優秀的文化傳統和革命精神,是歷史留給我們的寶貴財富,也是開拓未來的豐富資源和精神動力。一百年后,在韋素園故鄉——安徽省六安市葉集區,專家和學者齊聚,共同探討并總結提煉“未名精神”,希冀很好地將其傳承和發揚,激勵新時代的青年奮發向上。

                源——未名文化與葉集

                沿著時間的軌跡一路走來,未名,一直與葉集區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。

                一百多年前,韋素園、臺靜農、韋叢蕪、李霽野四個人先后出生在葉集老街,他們共同經歷了幼年時代的平凡歲月。再后來,他們次第來到北京,聚集在魯迅的麾下,從此與“未名”二字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              1925年8月,由魯迅發起成立的“未名社”,在國家民族前途晦暗,文學運動波瀾壯闊的歷史背景下,積極投身“五四”新文化運動,以豐碩成果贏得了現代文學史上的一席之地,成為“五四”后期的重要文學社團之一?!拔疵纭绷蓡T中除魯迅和曹靖華外,韋素園、臺靜農、韋叢蕪、李霽野都是葉集人。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,《霍邱縣志》中專章記述了“未名社”,把韋素園、臺靜農、韋叢蕪、李霽野合稱為“未名四杰”,這是“未名四杰”一說的最初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  從同一個集鎮同期走出一批青年作家、翻譯家、教育家,又同時聚集在魯迅麾下,這是一種罕見的地域文化現象,也是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的奇跡?!拔疵慕堋币惨驗橐欢扰c一個文學巨人站在了一起,受到了他的關心愛護和指導,加上自己腳踏實地的努力,在現代文學史上留下了自己的足印。

                說起“未名四杰”,有一個地方不能不提,那就是四人曾共同就讀過的明強小學。1914年,葉集成立了第一所公學——明強小學。后來,韋素園、臺靜農、韋叢蕪、李霽野就是在這里,開始接受中西融合的新式教育,并一步步成長,最終完成了從小鎮青年到文學革命先鋒的覺醒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幾經風雨變遷,如今的明強小學原址已經成為葉集老年大學。時間不語,唯有院內幾株粗壯的梧桐樹默默站立,見證了歲月的滄桑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世紀風雨兼程,一百余載春華秋實。如今的葉集明強學校承載著明強小學、葉集二小、葉集二中、葉集中學等諸多老校的深厚底蘊,肩負著傳承明強精神、弘揚未名文化的重要歷史使命。漫步校園,教學樓、走道旁、操場上,有關“未名”的標語標牌標識,隨處可見。

                據葉集明強學校黨支部書記、校長楊兆銀介紹,近年來,明強學校通過整合歷史資料、專家授課等形式,挖掘“未名四杰”的生平軼事特別是在明強小學里點點滴滴,并通過主題班會、德育課、道德講堂的形式向同學們講述“未名四杰”與魯迅結下的濃厚友誼以及他們以未名社為陣地追求光明、與黑暗勢力斗智斗勇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學在明強,志在四方。明強學校將追索葉集文化之根,以傳承明強精神、弘揚未名文化為己任,矢志不渝地教育我們的下一代‘明白國家富強之道理’,讓未名文化薪火相傳?!睏钫足y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薪——始終堅守的民間力量

                文化越有鄉土氣息,越有自然吸引力,葉集區有這么好的未名文化資源,如何去深入挖掘與研究、積極傳承與發揚?

                原六安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長朱德奎和眾多民間文藝家一起,懷著對未名文化研究極大的興趣,自發地組織起來,收集整理資料,并多渠道籌集資金,盡力而為,不計得失,為未名文化的挖掘做一些滄海拾貝的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朱德奎與20多位專家學者,耗費一年的時間和精力后,2012年11月,未名春秋系列叢書——《葉集“未名四杰”追憶》正式發行。書中收入了當代學者對20世紀20年代,從葉集走出的“未名社”四名主要創辦者韋素園、臺靜農、韋叢蕪、李霽野的回憶文章??梢哉f,這是六安民間文藝家深入挖掘未名文化的一份成果。然而,受種種條件限制,大家自費編撰的叢書,也就陸續推出了兩本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朱德奎眼中,“未名社”那種艱苦創業、開拓進取,腳踏實地、不尚空談的精神,仍然值得年輕一代去傳承與踐行?!爱斍?我們所有的努力,都是些基礎性的工作。在未名文化傳承方面,最終要靠一代代的年輕人,特別是我們校園的師生,在一代代的孩子心中,打下良好的思想基礎,從初中到高中,從知曉到喜歡,然后才談得上弘揚與傳承。當然,在城市地標、文化場館、公園道路上,也要留足空間,去體現未名文化元素,在潛移默化和徐徐熏陶中,讓大家把傳承當成一種自覺,然后我們才有信心將其打造成地域特色的文化產業?!睂τ谖疵幕膫鞒?朱德奎建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每一種文化,都蘊含著特有的精神力量,未名文化,也同樣如此。打開由葉集區作協主席黃圣風編寫的《韋素園傳》,越深入地看下去,就越為那一代如韋素園一樣的青年身上的可貴精神所深深觸動。1920年8月22日,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宣布成立,作為最早一批團員之一的韋素園,在負責接管未名社社務期間,患有嚴重的肺結核,但是他堅持拖著病體從事編輯、校對、出版等工作,甚至在咯血中還依然堅持文學創作。他是“未名社”的骨干,也被魯迅稱為“守寨人”,他的精神始終鼓勵著其他成員,正如魯迅先生在《憶韋素園君》中所說的那樣,“韋素園卻并非天才,也非豪杰,當然更不是高樓的尖頂,或名園的美花,然而他是樓下的一塊石材,園中的一撮泥土,在中國第一要他多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時光流轉,情懷依舊。在《韋素園傳》的后記中,黃圣風深情地寫道:“我寫這部書,就是因為心中的情懷。多年來,我研究未名文化,挖掘未名遺存,把地方文化的記憶、弘揚和傳承當成一種義不容辭的責任。未名文化是皖西寶貴的文化資源,是一種精神財富,它蘊含的力量,只有在不斷的挖掘中才能閃耀更加奪目的光彩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雖然“未名四杰”自離鄉后很少回到故鄉,但是無論他們走到哪里,身處何地,始終沒有忘記故鄉。葉集區的街巷、河流、美食、鄉情鄉音,一直印刻在他們的腦海中,留在他們的詩歌、散文、小說、圖畫中?!拔疵慕堋睂τ谌~集潛移默化的影響,可謂無處不在。在未名文化的熏陶和長期影響下,葉集本土文學創作空前繁榮,目前正在創建全國文學之鄉。薪火相傳,代代相承,葉集的文脈,如悠悠史河水,源遠流長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年,“未名社”的文學精神,也得到了魯迅的高度贊譽。作為一個文學社團,“未名社”在浩如煙海的中國文學史上,或許只留下鴻爪雪泥,但是,這些未名人的救亡圖存和啟發民智的理想及實踐,卻始終堅定有力、矢志不移。撫今追昔,“未名社”仍是中國文壇不可磨滅的印記。如今,100年過去了,“未名社”先賢們所創立的“艱苦創業、開拓進取,腳踏實地、不尚空談”的精神依然如一盞明燈,指引著當代青年的前行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火——文化傳承迎來時代契機

                新的歷史時期,未名文化的弘揚、傳承、發展迎來了新的契機。2020年8月18日,葉集區委書記趙珞在區委一屆十次全體(擴大)會議上指出:“深入挖掘葉集的紅色文化、未名文化、商貿文化和改革文化,讓特有文化元素加持葉集城市內涵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如今,走進葉集區,隨處可見以“未名”命名的地標性建筑。未名湖、未名廣場、未名路……未名文化同紅色文化、改革文化、商貿文化一道作為城市建設和發展的豐厚底蘊和內涵,已成為地域文化的一張靚麗的名片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葉集區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臺運中的帶領下,我們走進葉集紅色文化展覽館。在館內醒目位置,有一個關于“未名四杰”的版塊——覺醒年代。從“未名四杰”幼年期間的思想啟蒙,到青年時代的艱苦創業,一幅幅充滿年代感的歷史圖片,一段段動人心弦的歷史記錄,把我們的思緒瞬間拉回到了百年前那個風雨如晦的歷史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來,葉集區推出了一批豐碩的未名文化研究成果,也搭建了眾多傳承弘揚的載體,但是目前,未名文化仍缺少全國性的、常態化的、有影響力的未名文化學術研討會,對未名文化精神內涵的提煉還處在百家爭鳴階段,沒有統一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的想法是,能不能黨委、政府牽頭,學術機構主導建立起常態化的未名文化研究平臺,支持一批未名文化研究隊伍和學術帶頭人,形成未名文化研究的濃厚氛圍。然后對未名文化精神再提煉,形成大多數人認可,具有共同價值取向,符合時代要求的精神內涵,進行不斷弘揚。同時,圍繞未名文化開展多種形式的宣傳活動,形成‘講未名、學文化、踐精神’的良好局面?!睂τ谙乱徊礁玫貍鞒?、弘揚未名文化,臺運中提出了自己的建議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未名四杰”從葉集區走出來,他們創造的精神財富,展現的未名精神,值得深入挖掘、提煉、弘揚??偨Y、提煉、弘揚未名文化精神,必將為助推葉集區“在中部崛起中闖出新路、在推進省級毗鄰地區高質量發展中做出示范”提供強大精神動力。我們也堅信,未名文化的影響力,絕不僅僅停留在他們的故鄉和當前,而是將隨著歷史的車輪進一步發揚光大,在新時代綻放出更耀眼的光芒。(皖西日報融媒體記者 汪娟 張少尉 儲著坤)

                (本文資料圖由葉集區委史志室提供)


        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              【打印正文】
              女友被又大又粗的男人夺去了